子汐子

一个碎碎念的善良的人

“如果你遇见社会上有不平事,万不可挺身而出,讲公道话,否则,事情倒会移到你头上来,甚至于会被指作反动分子的。如果你遇见有人被冤枉,被诬陷的,即使明知道他是好人,也万不可挺身而出,去给他解释或分辩,否则,你就会被人说是他的亲戚,或得了他的贿路;倘使那是女人,就要被疑为她的情人的;如果他较有名,那便是党羽。例如我自己罢,给一个毫不相干的女士做了一篇信札集的序,人们就说她是我的小姨;绍介一点科学的文艺理论,人们就说得了苏联的卢布。亲戚和金钱,在目下的中国,关系也真是大,事实给与了教训,人们看惯了,以为人人都脱不了这关系,原也无足深怪的。
……
“所以,你最好是莫问是非曲直,一味附和着大家;但更好是不开口;而在更好之上的是连脸上也不显出心里的是非的模样来……”
……
然而倘说中国现在正如唐虞盛世,却又未免是“世故”之谈。耳闻目睹的不算,单是看看报章,也就可以知道社会上有多少不平,人们有多少冤抑。但对于这些事,除了有时或有同业,同乡,同族的人们来说几句呼吁的话之外,利害无关的人的义愤的声音,我们是很少听到的。这很分明,是大家不开口;或者以为和自己不相干;或者连“以为和自己不相干”的意思也全没有。“世故”深到不自觉其“深于世故”,这才真是“深于世故”的了。这是中国处世法的精义中的精义。

       ——《世故三昧》

——来自知乎的书摘,深恨自己未曾好好读过先生的书

看到一条lo的评论,对一个为此难过害怕的姑娘说,你只是长大了。
然而,我们真的长大了吗?
当自己在各种平台转发评论,告诉身边人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家中的长辈亲友,却总是一再的私戳:不知道真相就别转了这种被删掉的东西了。
我……长大了,可是,我们这一代热血沸腾,铁骨铮铮的青年们,在时间的磨砺下,又会不会变成那些“冷静”而“成熟”的他们呢。
小的时候,我相信长辈们,他们的阅历知识,无可置疑;
我相信我的国,她的强大发展,无可置疑。
现在,我担心,我害怕,我怕我曾经最信任的她和她的孩子们,是走向2020,还是1984。

在每一个早晨急切期待的打开通讯软件
却一次又一次被这个世界的消息
气的手指发抖,
又被另一些微弱的力量,
感动得热泪盈眶。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立则国立
我开始怀疑这些句子的后半句
但是,我仍然选择,去说,去喊,
即使无能为力,
即使前路渺茫。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删博封号压热搜,
公众号文章被禁,
国乒tag被封,
每一次的404
都让人心寒

如果不是朋友圈的一些声音,
也许我会差点错过这个事件,
大早上的,看的热泪盈眶,又无处可说

你们是最好的,
铁骨铮铮,天地可鉴

很多时候还是很讨厌自己啊

反正什么都完成不了的

效率那么低

死吧

404

只是害怕

只是惊恐

仿佛看着一些人和事在身边悄无声息的蒸发消失

而大家浑然不觉,笑谈风声

只有我一个人惊恐万状瑟瑟发抖

明知问出来也只有沉默

明知说出去也只有劝诫

但还是不甘冷却

不管我是否有能力改变事实

不管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相

历史不该被忘却

被沉默的不该消失

就单纯的……还是很难过QAQ

自己虽然之前就A了yys,但是还是很喜欢lo上的太太们。现在yys官方作死,已经看到一群太太心情不好了要退圈真的超级难过

全职本命,喻黄本命,真是看到影视剧化心都要碎了……讲真tv动画已经有些让人不满意了,粉一波一波的涨,也一波一波的换。每天打开lo就是数太太啊!QAQ当初米洛女神走的时候就难过了好久……现在这样看到首页一片惊慌。内心特别害怕。

且不说剧版毁原著,各种盗图和logo的利用看着都心疼啊。那是大家和太太们共同用心营造的一片净土……却被官方随意的拿来用……讲真要不是同人产出,热门ip怎么样也火不到这个程度……可是大家的付出总是得不到回应……作为一个小透明每天偷偷笑着看图看文,给小红心,偷偷的在太太lo底下表白评论,太太给个回复就会很开心~真的好害怕太太们淡圈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和你们同在啊。净土要是没了的话,那就放弃掉吧。至少保得初心清白。

(纯属个人观点)

被自己蠢到了……特别作死

嗯……以后要学着怎样去做一个女孩子啊……

活的太糙大概注孤生,嗯,就酱

一个四月的随想

emmmmm…大概是今年四月回家的时候在飞机上突如其来想要写一些东西,万里高空码完字,正好赶上飞机广播航班下降请关闭电子设备。

无意义的一些感想,小学生日记,存档。

——以下羞耻的正文/w\——

       四月啊,一切都是舒展的,沉静的。不同于三月怯生生的新鲜,四月的一切都是安静而柔美。简简单单三天的清明假期,回来才发现,像是打翻了一桶绿色的颜料,满校园,忽地都是鲜活而沉静的绿色。柳树杨树银杏树,那些满满当当的绿色的叶子啊,像是画轴一样在视野里延展开来,满眼的青翠欲滴,满心的期待欢喜。

      当然还有花,红的白的粉的。还记得三月时举着相机拍山桃,一支支都是怯弱而浅淡的粉白。将开未开的,高高举在额头的高度,像是有些欲拒还迎的娇态。藏书馆门口的西府海棠,深深浅浅的绿荫里,星星点点的几点花苞,藏着掖着,悄无声息地等待。连樱花也是柔柔弱弱的开在高高的天空。

       而四月的花则不是:

       那棵极大的西府海棠,一下子变了性子:不久前还是点点红色的花苞,一夜之间全绽成粉瓣黄蕊的骨朵。明明是看了就让人心生怜惜的颜色和姿态,却又不服输的开得满树都是。远远望去,密密麻麻的绿叶都要隐入花中不见,只留下一树粉白。在四月温暖柔软的杨柳风里,吹出宛如梦境的飞雪,吹来宛如佳酿的清浅香味。碧桃和榆叶梅,呼啦一下子就炸开了。桃李园里忽然就有了堪比秧歌比赛的热闹气氛。十米开外,那艳极的颜色,扰乱苍翠的安静,生生的撞入眼中,直直的逼到眼前。然而待你走近了,也少不得要夸一句:“开的真好!”于是她们就更加高兴了,一嘟噜一嘟噜的花枝,大红大紫,密密匝匝,倒也不嫌自己俗气,开的自信而豪迈。就是要往你眼前凑来,让你目不暇接,让你喜出望外,让你在花前举着手机左拍右拍,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保存不下一丝一缕的春天的鲜活灵气来。

       鲜活的颜色吵吵嚷嚷的,让人忽然的觉得校园拥挤起来。挤挤挨挨的都是花,都是叶,都是那些雀跃的欣喜的,活蹦乱跳的,不知该怎么压下去的小心思。

       走在路上,看着两旁的绿色,不再是三月时稚嫩跳脱的色泽,失去了那份鲜嫩,却加了一份时间沉淀的静美。天气不是三月晴朗直白的蓝天,阴阴的,但是干净。褪去了三月的青涩稚嫩,四月的风景是很稳重的,不是冒冒失失的想把所有刚长出来的好东西都给你看,而是有了自己的秘密。那些风景,静静的站立着,你看或不看,它都随着时间安静地流转。

       总觉得四月意味着成长:一切的生灵们已经做好了今年的准备:生长、开花、结果。就算未来还有酷暑寒夏,那又怎样?此时此刻,年轻的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不喧闹,不争抢,就静静的,静静的立着,长着,开着。不再是幼时跳脱的小姑娘,像是十八九岁亭亭玉立的小姐姐,矜持而自信。

       空气里带着些许的湿气,倒像是那些绿叶派出的间谍。你要是一个不小心啊,被这湿润的春风打湿,就要被它们从头到脚地,染成和树和草一样纯粹的颜色来。花虽然繁盛,却被这沉甸甸的绿色压着,于是也就乖乖的听了话,只用那鲜艳的颜色扰乱过路人的视野,却仍是乖乖巧巧的,不敢过于张扬。然而我的一颗心却是欣喜的。偶尔一丝阳光,正巧打在绿叶上,于是一切便有了光彩流转,晶亮的让你转不开眼,却又刺眼得让那颗欣喜而敏感的心几乎要留下泪来。

       是啊,怎能不想哭呢,这是春天,这是北京的春天。是那个见过了康乾盛世的皇城的春天,是那个经历了革命起义的北平的春天,是那个走过了炮火枪声的故都的春天,也是我的属于年轻的春天。曾经千疮百孔的土地啊,不知埋藏了多少故人烈士,沾过血与火、泪与汗,却仍然能孕育新的苍翠欲滴,新的姹紫嫣红。甚至于,在这片土地上仍然有着匆匆行走的,年轻健壮得如同新生树木一般的十八九岁的我们。如同奇迹,那是生命,那是青春。

       而我,站在这四月的春天里的我,竟然幸运的,像花草一样新鲜而青春,像曾经在这片土地上奋斗追求过的,那些衣袂蹁跹的人们一样的年轻。而我,还有着或许比他们还要宏伟的梦想。这样幸运的我,能在这四月的某一个春日里,停下来,站在春风里,感受到这春的律动与新奇,感受到历史与生命的跳动,感受到自己内心蓬勃的梦想和期待。

      “我和它们一样年轻!”仅仅只是这样的念头,就足以让这个突然停下脚步的女孩子,忽然的留下欣喜而慌乱的眼泪了吧。

       何其有幸。

       毕竟这是春天,毕竟,这已经是春天。


      高中的时候老师让写作文,八百字一篇,绞尽脑汁苦思冥想,怎么凑也不够。用了欲扬先抑先总后分情景交融,从干净如白纸的平淡日子里生生挤出一篇人生感悟,千辛万苦地交上去了,却又被说深度不够。

      后来长大了,经历了人与事,便渐渐懂了那些感受与经历。有些事总要亲身经历才会懂,有些路总要独自走过才记得。只是不甘,让那些猝不及防的感动惊喜,渐渐黯淡在光阴的河流里。

      或许这些故事还年轻,也许这些经历还太浅,但我只做一个讲述者,对错交给光阴。

      那就在这里说说话吧。




      得见文字者,皆是有缘人。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