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汐子

目前是个学拍照的,希望以后是个会摄影的

© 子汐子 | Powered by LOFTER

2018.12.13

近段时间最戳我的一句话是曾神发的一条票圈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懂得什么是珍贵。’最近最幸运之事,是还好不是‘假如’。”


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心狠狠地被扎了一下

我尚且还保留着那个“假如”

只是不知道,这个假如的后面,跟的是“假如年少有为”,还是“假如不自卑”?甚至可能,是“假如懂得什么是珍贵”?

但是不管哪一个,细想起来都让人觉得遗憾


“遗憾”

进入大学的后半段,这个词就越加地扎心

我一直不想说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但是我却总是纠结于哪些我should have done但是却没有做到的事情

我明知生命不过是一场相互选择的博弈,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有些遗憾,本来就是必然的。就像经济学里说,你不能在事后的角度去评价这件事情,因为事前那个东西叫风险,而“风险”,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它可能是收益也可能是损失。

只是我总是不甘心地想啊,要是当初我留在了辩论队又如何?要是当初我拼一拼当了部长又如何?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我多希望我大一进来时便能懂得勇气与无畏——我不该畏手畏脚,我不该自加束缚。

只是每每思及于此,反过来看当下,我是否又能让未来的自己问心无愧?


然后陷入无尽循环。


我太羡慕曾神这个心态了,我想要把那个“假如”也变成“假如”。

我想我差的绝不是“年少有为”,因为本来它就没有一个定义,如果有为是一个相对概念,我既可以像我往常所作的一样,用大佬们的成就把自己压得心情低落,也可以审视自己的三年,意识到结果不过只是一个选择带来的命运——死循环是无法被打破的,你永远无法说,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因为那个“如果当初”,早就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总是在尝试做出当下最好的选择,那就是完美的;

那么就是“不自卑”和“懂得珍贵”了。恰巧,它们背后的意思甚至有些相像。都是跳出那个自缚的茧,去看这世界上比当下这些狭窄的攀比更加有意义的事情?

我不知道我所想的是不是对的。在经过大二暑假之后,我思考的方式反而更加接近高三毕业时的那句评价“思神你要去尝试更多的东西啊,不仅仅是学习”。我真的,真的,不想成为一个,只会学习的人。我开始思考,“一个有趣的人”是怎样的?

所以现在我所想的一切,大概是追求“有趣”和已有的为“前途”奋斗之间的平衡?或者说,我是否能对着这种平衡,做到内心真正的认同?我不必为“前途”的不明朗而“自卑”,我也应当认识到,生活中那些“有趣”的珍贵。

我想,即使我一直想着我要去实现外保的梦想,我也要始终在心里给自己留一个台阶——我必须要拼尽全力地往前跑,但是也要留一条退路。那是给自己的一点小小的软弱,或者说是缓冲。


大抵便是如此了吧,仍旧是送给自己那两个词:

从容,还有无畏。

评论 ( 1 )